章节报错
燃文小说网 > 剑骨 > 第十一章 朱雀(求月票)

第十一章 朱雀(求月票)

一秒记住【燃文♂小说÷阁 www.ranwen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雀妖君动用秘术的结果已经出来了。

    那缕残象,并非是朱雀域中族人。

    古道不动声色收下了翎羽,极其罕见的放低姿态,对两位朱雀族妖君揖了一礼,笑道:“此事……是在下鲁莽了。”

    “无事无事。”

    大雀妖君释然的松了口气,也幸亏不是自己族人,否则这位古王爷追查起来,自己这边可要麻烦许多。

    灞都城势大。

    能在此了结,便是最好的结果。

    稍微道了个歉,古王爷一言不发,拎着巫九就此远去。

    ……

    ……

    朱雀主城外数十里。

    巫九被古道从辇车上掷了出去。

    他的妖身其实很是强悍,本命真身乃是莽牛,千年修为之下几乎无敌。

    但古道的“轻轻”一掷,将他掷出数十丈,一路上接连撞碎七八颗巨大古木,最终后背着地,滑出一道带血的沟壑,砸在一座小山山底,这才停滞。

    巫九的妖身直接被砸得支离破碎,险些跌出人形。

    古道坐在辇车上,微笑道:“巫九,你对我说……劫货的是赤吾妖君?朱雀族人?”

    巫九满面鲜血淋漓,模样极其凄惨,连忙翻身匍匐在地,不断以额首叩击地面,砸得阵阵烟尘混杂猩红。

    古道漠然视之。

    “本来这女子只是一个姘头,丢了便丢了。”

    “但因此事,我在朱雀域丢了面子,灞都城在朱雀域丢了面子。”

    古王爷笑出声来,“你说说看,你拿什么去赔?你就算有十条命,够赔吗?”

    他轻轻伸出一只手,指尖探出,虚空无数冰雪汇聚而来,在古道的指尖纷飞。

    古道要杀巫九,只不过是点指之事。

    须臾之间!

    巫九抬起头来,面色苍白,看着那坐在辇车上高高在上的妖君,尖声道:“王爷,我愿意为姜麟大人送上一份大礼!”

    古道面无表情。

    巫九满脸鲜血,目光哀求至极,咬牙道:“王爷再信任我一次……再给我十日,就十日,若是十日之后,那份礼物姜麟大人不满意,您再杀我也不迟!”

    古道木然看着巫九。

    小师弟的破境之礼,灞都城的师兄都准备了许多,宝器,符箓,禁咒,这个巫九是北妖域出了名的“炉鼎贩子”,当时信誓旦旦对自己保证,送出去的女子,一定会让小师弟满意。

    妖修,谁没有几个婢女暖被,谁没有几个炉鼎采补?

    麒麟一族的血气何等旺盛?

    古道自身流淌着龙血,千年修为之前,化形尚不稳定,每次血液沸腾,一定要有七八个容貌绝佳的人族女子在身旁,才不至于被欲念吞噬。

    然而小师弟自从南下游历一趟,从红山拔出那把“白狮子”之后,整个人性情大变,似乎与红离山的赤吾妖君一样,清心寡欲,在灞都城既不外出,也不与自己寻欢作乐,更是不去接纳那些女子。

    在古道看来,似乎是得了心病。

    也不知在红山是见到了何人?

    让自己的小师弟心心念念挂牵,久久不能释怀。

    借着此次,送出上等的美人,也希望小师弟能放开心坎。

    坐在辇车上的“古王爷”皱起眉头,他思忖片刻,道:“之前的那些女子,我要

    你一个不落的送到灞都城,绝不可再有意外。”

    巫九一颗心悬着,忐忑道:“那是自然。”

    “你要为我小师弟准备一份大礼?”古道木然道:“你最好清楚,以我小师弟的身份和眼界,能看上什么样的东西。”

    这次“巫九”把事情弄砸了,此行之后,他要返回灞都,重新再准备一份礼物。

    他已不会再信任巫九。

    只不过事情正如巫九所说的那样……十日而已,一眨眼的功夫。

    一条贱命。

    巫九背后无人,想借着此事攀上灞都城的背景,如今是杀是留,只不过在自己一念之间。

    说完之后,辇车四周一阵风雪。

    古道整个人消失在朱雀城外。

    巫九松了一口气,他靠在山石上,疼的龇牙咧嘴,整个人无力瘫坐着。

    巫九的眼神一片灰暗。

    古王爷本是自己攀上的高山。

    那位妖君对自己原先颇有好感,甚至相当信任,此次还愿意从灞都出现来到朱雀域为自己出头,只不过这一切都被自己弄砸了。

    最后,他的奴印还被拔除了。

    偌大妖域,想要再找到“红奴”,已经是痴心妄想,难度无异于是大海捞针。

    巫九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神里的怨念几乎滔天。

    他恨极了那个未曾谋面的“妖修”。

    也恨极了“红奴”。

    不过好在,他眼下还有一条活路……古王爷愿意给自己十天时间,自己在北妖域贩卖炉鼎,积累了一大笔外人难以想象的财富,他知道灞都城的姜麟乃是麒麟血裔,眼界极高,出身妖圣门下,身边绝不缺少天材地宝。

    自己倾尽身家买的那样东西,若是能得姜麟喜欢,或许古王爷还能留自己一条活命。

    当巫九说出给他十天时间的那句话时,他的心底已经隐约有了目标。

    那位姜麟大人,原先从麒麟古冢里带了一把古刀,名叫“狩水”。巫九的三教九流朋友极多,人脉极广,他曾听小道消息说,姜麟的“狩水”在红山高原断裂。

    这位灞都城的新贵,极其看重自己父皇留下来的遗物,虽然得到了更加锋锐的刀器“白狮子”,但他一直想要修补“狩水”,却苦于没有适合的材料。

    此事便搁置下来。

    巫九咬了咬牙,站起身子。

    接下来的时间,他决定在朱雀主城,动用自己所有的关系和财力……去买到那件能让自己活命的东西。

    即便在妖族天下,也是可遇不可求的顶级铸器材料。

    “霜纹钢”。

    ……

    ……

    大月高悬。

    从森罗城赶路到朱雀主城。

    宁奕中途变换了好几次方向,路线,驾轻就熟摆脱了一些不怀好意的妖修尾随,杀人越货这种事情,在蛮荒之地实在太过常见。

    在西岭生活的宁奕,早就见惯了这等场面。

    而且不得不说,人与妖比,看起来后者更加凶悍,但事实上……若是坏起来,人肚子里的坏水能淹死不知道多少妖修。

    妖修的杀念实在太好察觉。

    不过宁奕没工夫陪他们过招,也没心思玩什么扮猪吃虎。

    他急着从森罗城脱身,那位灞都城妖君也不知道是何身份,也不知道有何手段,万

    一查到自己,十条命也不够那妖君玩的。

    到朱雀城,按部就班,宁奕租了一个院子。

    一切风波,到此平定。

    一路上的“逃亡”,对宁奕来说不算惊险,但对红樱而言,可谓是“有惊无险”。

    她并不知道宁奕的实力究竟如何,但至少有几次,她险些就觉得自己和“宁公子”就要葬送在这里了。

    譬如有一次,那几头妖修追赶不上,急了眼,在野外展露本命真身,看起来有小山一样大小的巨象冲撞过来,眼看着自己就要被撞上了。

    下一刹那,自己就轻飘飘出现在数十丈之外,紧接着几个呼吸,“宁公子”就带着自己远掠而去。

    甩的那几头妖修连影子都看不到。

    宁公子到底有多强?

    无法得知。

    或许那个时候,宁公子一剑就可以把那几头巨象灭杀吧……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红樱看着宁奕,让她觉得令人敬佩的,倒不是宁公子的实力……而是对方的缜密心思。

    一个初次行走妖域的人族修士,在初步研究了朱雀域古卷之后,竟然找到了一条最极快极近的小路,而且安稳绕开了几座凶名显赫的城池。

    临走之前,宁奕就对她说,抵达朱雀城,最迟是第二天早上,也有可能是夜晚。

    这个预估一点也没有错。

    路上遇到过几次伏杀,但都被躲过。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红樱一直觉得……宁奕不是一个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他身上带着淡淡的暮气。

    虽然浅淡,但仍然能够看出。

    宁公子像是一个“死过一次”的人。

    有些凉薄,冷漠,自私。

    但事实上,宁公子对自己是极好的……几次考虑,都是为自己着想,不想“连累”自己。

    宁公子……先前在那边,是连累过很重要的人吗?

    到了院子,红樱心思琐碎,一个人细细咀嚼,始终想不出答案。

    她没敢打扰宁奕。

    宁奕在院子里布置了符箓,便盘膝坐下,似乎是在静修。

    他袖袍里钻出了一道红色如火的雀影,扑腾着翅膀,来到了红樱手掌心,红发小妮子席地而坐,又是老样子,这次没有隔太近,不过能够看清宁奕的面庞。

    她一只手托腮,另外一只手挠着红雀。

    一人一雀,不亦乐乎。

    宁奕的意识昏昏沉沉,向着神池坠落。

    这一路上不断动用“逍遥游”身法,虽然有山字卷加持,但还是对身体造成了不小的负荷,从皇陵脱困,因为救下“红樱”的缘故……他一直没有休息,今日终于算是告了一段落。

    宁奕吐气吸气之间,神魂的疲倦缓慢愈合。

    在朱雀城内静修,这里的星辉果然丰盈,山字卷带来的恢复效果极其强悍。

    吞吐星辉的同时,宁奕的丹田内。

    山字卷轻微跳动了一下。

    似乎是觉察到了某样东西。

    执剑者古卷,发出了欢愉的声音。

    红樱掌心的红雀,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停止了欢鸣,发出了一声奇异的疑惑声音。

    ……

    ……

    (今晚还会有第三更~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