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燃文小说网 > 重生七零小媳妇 > 685.好戏开场(一更)

685.好戏开场(一更)

一秒记住【燃文♂小说÷阁 www.ranwen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饶是再快。

    从京都到江城,也需要一天的时间,等到第二天,宋相思和叶修远才到。

    一下车,宋相思就挺着大肚子回了院子。

    叶修远一直跟在身后。

    这一次的事情,绝非偶然,甚至于叶修远觉得,可能是有人早已经在这个时候,想要做这些。

    他最害怕和后悔的是,在自己知道江城这边动静不小的时候,选择了不告诉宋相思,有私心的成分。

    因为他害怕宋相思会执意回来,导致后续不好的发生。

    只是如今。

    韩夭夭出事了。

    要是当初自己早就和宋相思说了的话,可能就不会出事了,这一点让叶修远觉得惴惴不安。

    到了院子的时候。

    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压抑。

    韩晓雯在那低低的啜泣着,妹妹不见了,她心里头是害怕和惶恐的,也更担心韩夭夭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宋慕白则是在一旁板着脸,他本就是妖孽的长相,如今这样下来,却显得格外的阴森渗人。

    至于韩晓琳和宋奶奶几个,都紧张担心的不行。

    只是在孩子们面前,总不好哭出来,这只会让韩晓雯的胆子更小。

    听到外头的动静,宋慕白第一时间看了过去,然后就看到了挺着大肚子风尘仆仆而来的宋相思,还有一个叶修远。

    看到宋相思回来的时候,韩晓琳的眼泪就掉下来了,“老三媳妇,我对不住你……”

    说好了,这里的事情交给她。

    甚至于宋相思,还把自己的女儿交给了她,可是结果就是,自己没有照顾好韩夭夭,让人被掳走了,还不知道到底是谁动的手。

    对方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她怎么能不后悔。

    韩晓琳就希望宋相思骂自己几下,打她几下都好,这让她的心里头也能好受一些。

    见韩晓琳哭,宋相思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疼,一夜未睡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声音也沙哑了几分,“二姐,这不怪你。”

    能怪什么?

    要怪那也是怪自己,怪自己没有好好的照顾自己的女儿,怎么可能还从韩晓琳的身上去找问题。

    宋相思哪怕心再痛,在担心自己的女儿,这点是非能力还是有的。

    更何况到了这个时候,责怪谁,找出谁的责任,也没有半点的用,还不如做点有用的事情。

    听到宋相思这么说,韩晓琳哭的更厉害了,要是宋相思骂她两句,说两句,打两下,自己都能好一些,可是偏偏人不说自己,她这心里头能好受么。

    她说道:“都怪我,没有看好糯糯,才让糯糯不见的,现在该怎么办啊?”

    怎么办?

    宋相思也是迷茫。

    她甚至于当天发生了什么情况,都是不知道的,也不知道这段时间下来,有谁盯住了韩夭夭。

    不过她可以想到的是,自己结仇的人有谁。

    赵青峰,陶世新这两个,肯定是躲不过去的,其余的人,还有谁呢?

    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关系。

    宋相思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疼。

    她就不该任性,一门心思的在韩非深的身上,不照顾女儿,现在出事情了,难道要她失去了老公还不够,还要失去女儿么。

    见宋相思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叶修远上前两步,面色沉稳,问道:“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具体跟我说说。”

    他是保卫队的队长,这方面自然是有人脉。

    加上叶家,在江城也是有些根深蒂固的,很多方面,的确有这个地头蛇在,好办事的多。

    宋慕白也看出来了,叶修远是能帮忙的,便冷着脸把事情说了一遍。

    当时是帮忙张娟。

    在闹市里摆摊。

    其实之前,韩夭夭跟着去了好几次,但是都没有什么问题。

    听到这,叶修远皱起眉头,开口道:“每一次都是同一个地方?”

    对于这个问话,宋慕白似乎察觉到有些什么不对劲了,还是点了点头,“是,娟姨的生意好,在哪块地方的老客多,所以我们都是在那边。”

    “看来对方早就盯上了糯糯,从一开始你们在那的时候,没有出事情,那看来就是踩点。”

    叶修远说道。

    其实这一点是有很大可能的。

    江城的治安不错,人贩子之类的很少,因此这一点虽然有可能,但是还是在少数,更多的可能,是有人故意的。

    基本可以锁定是宋相思的仇人了。

    叶修远听宋慕白把话说完后,说道:“这样,无论是为了钱还是怎么样,都肯定会有人上门来送东西告知你们的,至于如果是人贩子……”

    听到这话。

    宋慕白的瞳孔猛地缩了一下。

    他是进入过黑市的,在里面遭受过非人的折磨。

    说实在的,要不是自己碰到宋相思的话,怕是自己这下半生会是如何,都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绝对没有跟着宋相思那么的好。

    自己算是高智商,也见多了这种事情,加上那时候的年纪也比现在的韩夭夭大,饶是如此,宋慕白都差点受不住,而韩夭夭生存的环境,一直都是真善美,大家都宠着她。

    要是真的这样的话……

    她怎么受得了。

    宋慕白的心突然疼了一下。

    眼底里的冰冷更是显著。

    看出宋慕白的脸色突变,倒是让叶修远微微蹙起了眉头,他对于这个人的身份,多少有些了解,得到的资料很是有限。

    现在看来。

    这个人怕也是不简单。

    不过既然宋相思信任,他也就不会做什么,叶修远不动声色的观察着。

    随后又说道:“你们在这里待着,我去安排人找。”

    听到叶修远的话,宋相思看了他一眼,知道自己真的欠了对方很多人情,可是这种情况下,她不得不去欠他的人情。

    她朝着人点了点头,说了一句,“谢谢。”

    事情接二连三的来,宋相思都觉得自己这声谢谢,有些过于苍白了。

    闻言,叶修远看向了她,神情柔和了几分,说道:“不要担心,一切有我。”

    这话说的暧昧。

    可是大家都沉浸在忧虑之中,倒是没人去察觉到这一份情谊。

    叶修远安顿好后,立马就离开了院子,就去动用了手中的力量,去暗中搜索整个江城。

    至于宋相思,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坐以待毙,光靠叶修远的力量肯定是不行的,她看向了齐师傅,说道:“你帮我去找一个人。”

    齐师傅走的匆忙。

    大家只能在等待之中。

    *

    “回来了?”

    宋连生听到对方说的时候,猛地占了起来,温文儒雅的面容有了几分狰狞。

    看起来有些激动。

    见到宋连生这般,说话的人倒是吓了一跳,他认识的宋连生,一向来都是儒雅型的,说话的时候也是很有自己的见解,如沐春风,还从来没有过这样失态的时候。

    说完话的宋连生,察觉到自己的情绪管理有些不行,已经从对方眼底看出了诧异,他顿了顿,将情绪收敛起来,才缓和道。

    “消息准确么?你知道这个事情,上面很注重,这已经在江城有了不好的影响了。”

    这事情,是陈镇海让宋连生去办的,这么自然,这事情的负责人也就是宋连生了。

    见宋连生会这么紧张,倒也是人之常情,这么多天下来,都没有进展,怕是陈镇海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所以宋连生才会失态。

    这人这般想着,便点了点头,“是的,有人看到了,所以赶紧过来通知了,宋秘书,我们现在是直接过去,还是怎么样?”

    “你先下去,我再想想。”宋连生抚了抚额头,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看宋连生这么说,对方也不好说什么,便离开了。

    门关上。

    只剩下了宋连生一人。

    他吐出一口气,莫名的有些不明白了。

    要是说,宋相思想要生下这个孩子,那就压根不该回来,这一回来,对于她来说,是一种危险。

    可是为什么宋相思突然回来了?

    这么容易就让自己手底下的人发现,看来不是躲起来的那种,而是正大光明的回来,这一时半会的,让宋连生有些想不明白了。

    这几天下来。

    他被陈百合怀孕的事情,折磨的头疼。

    倒是没怎么去查宋相思的藏身地点,可这下倒是好,人却自己直接出现了。

    宋连生是个心思多的,没有立马想着上门去找宋相思,而是准备先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他接下来走的每一步,都至关重要,不能让宋相思知道自己的心思,至少说,他要在宋相思出事情的时候,能及时的出现。

    不动声色的除掉她肚子里的孩子,在获得宋相思的好感,这就是宋连生想的。

    现在宋相思这一回来,倒是让宋连生更多了点心眼了。

    这一边是如此。

    而另一边。

    黑暗的仓库里。

    小女孩正躺在一张桌子上,眼睛上蒙了黑色的布,嘴里也塞着,不过目前是没有醒转的现象的。

    看着这个小女孩。

    那五官眉眼之间,和宋相思相思的地方。

    何阳的唇角微微勾起。

    眼底里多了几分兴奋。

    也不知道,宋相思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了。

    周琴琴是个不错的合作伙伴,虽然说不想让人知道这事情,也有她参与的份,但还是安排了人给他。

    这段时间正好是暑假。

    何阳借口回家,身边的人也没有什么怀疑的。

    谁能知道,一个为人师表的人,会做出这种勾当来呢。

    他慢条斯理的吃着饭,享受着这一顿的晚饭,等待着接下来的大戏开场。

    他已经安排了人送东西过去了,想必要是宋相思看到的话,表情一定很精彩吧。

    这么想着,就给了何阳莫大的快感,心中高兴的很。

    对于何阳来说,这是他早就想到的事情,只是一直在等待,等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计划了。

    在何阳的计划里。

    还没有这么早,要不是周琴琴主动送上门,怕是他也不会这么快的就这么做。

    不过显然,这个时机很好。

    小女孩在桌子上躺着。

    药效还没过。

    不过经过了一晚上,韩夭夭已经有些醒转了。

    她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的手脚被绑着,眼前是一片黑暗,连说话都不能说。

    韩夭夭有些害怕了。

    记忆力最后的一幕是,自己呆在宋慕白的身边,有人捂住了她的嘴,然后她就晕倒了。

    她年纪小。

    陷入这个场景的时候,剩下的只是哭闹了。

    塞着嘴哭不出声,想要叫妈妈和小宝哥哥,可是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来。

    这个声音很快就传入了何阳的耳畔。

    他浅浅的勾起唇角,“醒过来了啊。”

    随后,何阳看向了身边的人,说道:“再弄点,让孩子睡过去,省的问题多。”

    何阳倒没想要虐待韩夭夭,自己的目标是宋相思,不是这个小女孩。

    听到何阳的话,身边的人点了点头,立马就走了进去,没过多久,里面就没有声音了。

    剩下的是一片寂静。

    何阳则是继续开始享受着今天的餐点。

    ------题外话------

    二更十一点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