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燃文小说网 > 凤策长安 > 277、绑架上官允儒!

277、绑架上官允儒!

一秒记住【燃文♂小说÷阁 www.ranwen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时虽然时间尚早,但是街上来来往往已经有不少人了。卓氏显然并不想跟这个儿子多说什么,这个时代的女人,在自己已经有了两个儿子甚至有了孙子的情况下还能拿得出勇气跟丈夫和离,就说明她已经下定了决心了。而这种决定绝不是什么人轻易就可以动摇的。女人有的时候一旦下定了决心,是绝不会回头的。

    但是上官允儒却不愿就这么轻易作罢,拦在卓氏跟前苦苦劝说。

    “娘,您跟我回去吧。”上官允儒年轻的面容上带着几分焦躁。

    卓氏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回去吧,这是我跟你父亲的事情。与你们晚辈也没有关系,你现在已经成婚生子了,也不是离了我这个娘就不行的。就算是你小时候……我也没怎么照顾过你,以后你好好的孝顺你父亲和祖母吧,也不用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了。”那时候是她想照顾也照顾不到,有时候看儿子一眼都是奢求。卓氏偶尔也会想,儿子会对她如此冷漠或许也不能完全怪他们,毕竟她这个娘也确实没能尽到做母亲的责任。但是,如果这是她该承受的后果她认了,她是没有尽到责任,但她也不欠他们的。

    上官允儒皱眉,声音不由地大了几分,“娘,您真的要为了跟父亲祖母赌气,连儿子也不要了?就算你不关心我了,那大哥呢?!他还在外面做官,你也不管了么?”

    过往的路人被人的声音引的好奇地看了过来,上官允儒连忙压低了声音。

    蜜儿张开双臂挡在卓氏前面,等着上官允儒怒气冲冲地道:“二公子,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什么叫夫人跟老…上官大人和上官老夫人赌气?夫人这些年过的是什么日子你难道不知道么?前些日子,夫人险些连命都没有了啊。”

    上官允儒脸上闪过一丝狼狈,不理会蜜儿只是望着越过她望着卓氏,“娘,您跟我回去吧。祖母…祖母以后不会再那样做了。”

    卓氏唇边勾起一抹淡淡地笑意,带着几分嘲弄的味道。

    淡淡道:“我比你更了解你的父亲和祖母,我既然决定了要和离,就不会改变主意。这辈子…我总要随着自己的心意决定一件事。”上官允儒道:“难道您连儿子都不要了么?”卓氏道:“你若是舍不得娘,也可以跟我一起离开上官家。你放心,娘还有些嫁妆,饿不着你们。”

    “……”上官允儒哑然,他当然不可能离开上官。自古以来也没有夫妻和离儿子跟着母亲走的道理。更不用说她早已经及冠,无论是世人的看法,未来的前程哪怕是论感情他也不可能跟着母亲走的。习惯了对自己予取予求的母亲,卓氏如今的冷漠让上官允儒有些难以接受。

    “回去吧,以后别再来了。”卓氏眼中最后的暖意渐渐散去,对上官允儒轻声道。然后低头对身边的蜜儿道:“走吧,不是说去看看碎玉轩的首饰么?”蜜儿顿时高兴起来,笑道:“对对对,襄国公夫人身边的柳叶跟我说,现在京城的夫人们最喜欢碎玉轩的饰品了,夫人带着一定好看!”

    说着,两人便绕过了上官允儒,往前面走去。

    上官允儒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突然,上官允儒只觉得额头一痛似乎被什么东西砸到了。捂着额头恼怒地抬起头来想要看看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戏弄他,却看到窗口露出一张笑吟吟的美丽容颜。上官允儒脸上的怒气还来不及发出来就僵住了,“公…公主?”

    楚凌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上来。”

    上官允儒并不想上去,他就算还参与不到朝中的大事也知道这个神佑公主跟他父亲不对付。更何况,如今上官家闹成这个样子,母亲离家出走,上官允儒十分怀疑这一切都跟神佑公主有关。

    见他想要拒绝,楚凌对他笑了笑,手中轻弹。

    “嗖!”

    一个东西射到了上官允儒脚边的地面上,正好嵌入了青石板之间的缝隙里。上官允儒低头一看,是一颗花生米。而让他惊愕的是,那可花生竟然已经全部嵌入了缝隙中。如果神佑公主用这个力道砸他的话…上官允儒不由自主地想象出了自己脑门上破了一个洞的画面顿时脸色惨白。

    楚凌仿佛没看到他的脸色,只是淡淡微笑道:“上来。”

    “是…是。”

    楚凌和君无欢已经换到了君无欢先前所在的厢房里,上官允儒被人引进来地时候有些战战兢兢地望着楚凌。楚凌正坐在桌边剥花生,一边剥一边吃,并不理会上官允儒。君无欢坐在她身边,看着她专心致志剥花生的模样有些好笑。伸手将装着花生的盘子拉到自己跟前一边小声道:“别把人吓坏了。”

    楚凌抬眼,这才看到上官公子果然苍白着小脸戒备的望着自己,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位大病初愈呢。

    搞什么啊,她就算再有病也不会直接去打死当朝丞相的儿子啊。最多也就是跟黎家那小子一样,嗯,也不对。上官成义可比黎家那老头难缠多了。他们要合作,所以要友善,对,友善!

    随手放下手中的花生拍了拍手,楚凌露出一个自认为和善的笑容,“上官公子,请坐。”

    上官允儒战战兢兢地望着她,迟疑了片刻才走过去在离他们最远的一个椅子里坐了下来。楚凌耸耸肩也不在意,只是看着上官允儒道:“上官公子,我请你上来呢是有些事情想要跟你聊聊,不耽误你的时间吧?”

    “不…不,公主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她都这么温和了,为什么这家伙还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楚凌有些愤愤地想着。

    “好吧,上官公子,我能理解你不想当单亲家庭孩子的心理。但是…你都已经是成年人了,对于长辈的事情还是不要插手的太多比较好,你说是不是?”楚凌劝道。

    上官允儒脸色微变,道:“公主,这是…上官家的家事。”

    “我知道。”楚凌点头道:“但是,这也是卓夫人和上官大人的私事,该怎么做决定应该由他们自己来决定。”

    上官允儒咬牙道:“这种事情,怎么会是私事!这是上官家的事!”这一刻,愤怒暂时让上官允儒忘记了眼前这位公主的可怕。

    楚凌轻笑一声,神色微冷,“这是欺负卓夫人娘家没人是吧?若说是家事,也是上官家和卓家两家的家事吧?”

    上官允儒盯着楚凌道:“公主,你为什么一定要插手我们家的事?上官家出丑,对你有什么好处!”楚凌轻叹了口气,道:“这话我跟你爹说过了,既然上官公子好奇我就再跟你说一遍,本公主是为了行侠仗义,扶危救困,普度众生。”

    上官允儒冷眼看着她,显然是当她在胡说八道。

    楚凌嗤笑一声,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眼底带着几分轻蔑,“鸦有反哺之义,羊有跪乳之恩。我倒是不知道,身为人子的上官公子你为你的生身之母做过什么?你这么费心费力的劝说她回去,到底是真心为了她好,还是为了自己的名声?”

    “我自然是为了娘好!”上官允儒气红了脸,咬牙道:“她一个女眷又没有母族,在外面如何过活?将来年纪大了,生病了谁照顾,谁给他养老送终?”

    楚凌点点头道:“原来是担心这个啊,那上官公子尽管放心,就凭卓夫人的嫁妆她下半辈子也过不了什么苦日子。有我神佑公主府和襄国公府照顾,平京城里没有人敢欺负她。就算她将来老了,病了,多的是人愿意侍候。这样,上官公子可以放心了吧?”

    “你!”上官允儒有些恼怒地瞪着楚凌。

    楚凌对他一笑,“再瞪,把你的眼睛挖出来哦。”

    上官允儒不由打了个寒颤顿时清醒了过来,这神佑公主说话的声音明明不大也不凶神恶煞,但是上官允儒却硬是听出了阴森森的寒意。

    君无欢含笑将剥好的花生放在楚凌手中,轻声道:“阿凌。”

    楚凌有些不高兴,“知道了,别吓到他嘛。”这些读书人的胆子是老鼠胆子么这么不经吓。不经吓就算了还偏偏爱搞事,简直烦死人了。

    “来,上官公子,跟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去找卓夫人了。”楚凌温和地笑道。

    上官允儒虽然害怕楚凌,却也不至于为了她这几句话就退步。若是父母真的和离了,那上官家在京城就真的成了笑话了。当然,现在也没有好到哪儿去。

    “休想。”上官允儒道:“就算你是公主…也不能……”

    “我能。”楚凌笑道,“既然不听话,留着你也是碍事儿。”

    楚凌小心地将花生放在旁边的一个空盘子里,站起身来漫步朝着上官允儒走了过去。上官允儒立刻就想要站起身来往外走,不想只是片刻间原本跟自己还隔着七八步远的人已经到了跟前,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还没来得及站起身来的上官允儒立刻就被拍的坐了回去。

    楚凌单手扶着扶手,低头打量着上官允儒。

    上官允儒颤声道:“你想干什么?”

    “你猜。”

    “长…长离公子!?上官允儒终于改变了目标,看向看起来比较和善的君无欢,“你…你不管管公主么?”

    君无欢有些遗憾地看着他,微笑道:“你都说了,她是公主。”

    “……”上官允儒不知道该恨君无欢的惧内还是该恨楚凌高贵的身份。

    楚凌含笑看着他道:“上官公子,你知道…忤逆我的人一般都是什么下场么?”

    “我……”

    楚凌道:“当然了,也有人什么事儿都没有。不过那些人…都很厉害,我拿他们没办法。你嘛…跟你个机会,说一个让我放你走的理由来听听。”

    “我…我爹……”上官允儒敏锐地抓住了自己最大的依仗。楚凌打了个响指,愉快地笑道:“你真聪明,你爹确实挺厉害的,就是不知道他肯为你了出什么价码?”君无欢挑眉道:“阿凌打算拿他来跟上官成义谈判?”

    楚凌回头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君无欢摇摇头,有些遗憾地道:“只怕不够,你还不如去抓上官老夫人,上官成义侍母至孝,肯定你说什么他做什么。”楚凌的叹了口气道:“我这个人…一向都是尊老爱幼的。况且,那位老夫人那么大年纪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这不是碰瓷儿么。”

    君无欢想了想,点头道:“阿凌言之有理。”

    “……”上官允儒简直要被这两个人气死了。言之有理个屁啊!

    “你们…你们想怎么样?”

    看着他惊恐的表情,楚凌不由乐了,“别弄得好像我要杀人灭口似的好么?说真的,自从回到平京我还没有杀过人呢。”好像…是吧?

    “……”也就是说,你在别的地方杀过人。

    楚凌安慰道:“别怕,我觉得你这个少年…青年,思想有些问题亟待改造。送你去给好地方学习一段时间加强思想教育,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不怎么样。

    可惜,楚凌不打算采纳他的意见。一伸手点了他的穴道,轻轻击掌,片刻后两个人从外面推门进来。

    “公主。”

    楚凌指了指僵直地坐在椅子里的人,道:“带走,小心点别让人发现了。”

    来人笑道:“公主请放心,这茶楼是咱们自己的地方,不会有人发现的。”

    “那就好。”

    两个人很快就扛着上官允儒出去了,君无欢放下茶杯道:“阿凌你竟然打算绑架上官允儒?”

    楚凌耸耸肩走回去坐下,“你不是也没有反对么?”君无欢道:“小角色,无伤大雅。”上官成义是个人物,但是上官允儒却不是什么重要角色。哪怕是对上官允儒来说他都没有那么重要,既不是嫡长子也不是最受宠的儿子。楚凌轻笑道:“我可没有真打算拿他来威胁上官成义。我就是有点好奇,你说…要是有一天上官成义发现自己的儿子竟然也跟自己站到了对立面,他会是个什么表情?”她承认上官成义的本事也接受暂时必须跟他合作的事实,但是这不代表他就看他顺眼。对于扯下这种道貌岸然的家伙的面皮,神佑公主殿下还是很乐意的。

    君无欢愣了愣,显然没有想到楚凌竟然是为了这么无聊的理由绑架上官允儒的。

    “你确定你能改变上官允儒?”君无欢道,“这种人家出来的人,想法是很难改变的。”

    楚凌托着下巴悠悠然道:“曾经,有人告诉过我。人也是一种动物,而动物…都是可以驯化的。”君无欢微微蹙眉,直觉的不喜欢这种理论。但是作为一个上位者,他也是隐约明白这话的含义的。楚凌看着他剑眉微蹙的模样,噗嗤一笑道:“开个玩笑,上官家的二公子,不至于到那个程度。我只是打算让人教教她什么是正确的人生观而已。”

    “上官允儒,代表的是这世上大多数人的想法。”君无欢道。

    楚凌点头表示同意,“所以,这世上讨厌的人才那么多。我没有改变世界的伟大抱负,我就想看上官成义变脸。”

    “好吧。”君无欢也不追究,道:“我保证,上官允儒的失踪不会有人怀疑到你身上。”

    “上官成义很难不怀疑我吧?”

    “至少他找不到证据。”君无欢淡定地道,怀疑没有任何用处,没有证据谁也不能只靠怀疑指控一个公主做了什么坏事。

    楚凌愉快地笑道:“有劳长离公子了。”

    君无欢微笑,“荣幸之至。”

    永嘉帝当朝驳回了读书人的联名上书,让平京的读书人们很受打击。也让朝堂中很多官员有些躁动起来。永嘉帝是个温和的帝王,在位二十多年从未若如此简单直白的处理各方的意见。总的来说是个非常好侍候的皇帝,跟以前的摄政王比起来更是如此。

    但是这一次,永嘉帝的态度鲜明,完全不接受任何关于对神佑公主不利的弹劾。

    从宫中出来,众人的神色都有些凝重。

    朱大人和上官成义并肩而行,两人都没有说话。

    良久,朱大人才叹了口气,道:“上官大人,陛下对神佑公主…是不是宠爱的太过了?”

    上官成义微微蹙眉道:“确实有些过了,不过…这次的事情,是不是有些……”

    朱大人神色微变,道:“上官大人是觉得上书的人大题小做了?”

    “赵家和黄家可还没有什么表示。”上官成义道:“正主都还没有开口,他们就急匆匆的上书,是不是有些越俎代庖了?朱大人,我知道你一心为了朝廷,但是…莫要做了别人的棋子啊。”

    朱大人能手握枢密院重权,自然也是聪明人。花白的胡须皱成了一团,良久方才道:“安信王府?”

    上官成义摇摇头,道:“谁知道呢。”

    朱大人轻哼了一声,道:“安信王府这两年,确实有些急躁了。”虽然他们都知道下一任皇帝十之八九是出自安信郡王府,但是这不代表他们认同安信郡王府也要跟着手握重权。天启不需要第二个摄政王了。

    在这些文人的眼中,朝堂上最理想地状态其实就是目前的状态。比起一个想要揽权或者强硬无比的皇帝,他们更喜欢下一个皇帝也是如永嘉帝一般宽厚温和的人。

    上官成义道:“朱大人觉得,安信王府那个,是真的么?”

    朱大人微微眯眼,半晌才道:“若两个中定有一个是真的的话,老夫倒是更相信神佑公主一些。”

    上官成义惊讶,朱大人这是觉得两个都是假的么?

    朱大人一挥袖,轻哼一声道:“如今既然已经封了公主,是真是假也就不重要了。我只想知道,这位公主殿下到底想要干什么。”

    上官成义心中暗道,我只怕这位公主想要干的事情能气死你。看着眼前一脸凝重的朱大人,上官成义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突然有些同情起他这个同僚了。虽然那神佑公主处处跟他为难,但是至少…他还是有些了解自己对手的底细的。他这位朱兄,直到现在可还当神佑公主就是个不安分的公主而已啊。

    忍不住伸手拍了拍朱大人的肩膀,上官成义叹了口气道:“朱兄,其实…有时候、看开点也不是什么坏事。”

    朱大人神色怪异地瞥了上官成义一眼,他觉得这句话上官大人自己现在才是最需要的吧?毕竟,不是每个人一大把年纪了还会被自己的夫人和离的。虽然同僚几十年,朱大人和上官成义的关系也还不错。但是对于上官成义的家事朱大人还真有些看不上眼。作为一个男人,连自己后院的事情都料理不好,连自己母亲和夫人的关系都平衡不了,还能做什么?圣人不是说了么,齐家治国平天下。家都齐不了,还治什么国平什么天下?

    上官成义立刻看明白了朱大人的意思,脸上的神色顿时一僵。

    “……”

    气氛一时间略显尴尬,两人对视了一眼客套了两句各自告辞离去了。

    死要面子活受罪!

    活该你早晚被神佑公主气死!

    ------题外话------

    嘤嘤~昨天的章节名写错了一个字手快就发了。现在后台不能自己修改章节名,昨天已经联系了编辑,编辑说周末无法修改,只能明天上班再弄~泪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