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燃文小说网 >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 1068章作为条件,你装女穿跳艳舞(5)

1068章作为条件,你装女穿跳艳舞(5)

一秒记住【燃文♂小说÷阁 www.ranwen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1068章作为条件,你装女穿跳艳舞(5)

    所以这个提议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没情调!”龙泽瞪了她一眼。

    看着他有些委屈的样子,纳兰清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手指轻轻的扯着她的长发,不停的把玩着,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她闭着双眼,十分愉悦的笑着。

    “什么条件都可以?”

    龙泽双眼一亮,点了点头:“当然!”

    “那如果我猜出来之后,作为条件,你穿女装给我看!”

    龙泽立马虎着脸……唯独这一件事情,他可不想提起,偏偏眼前的纳兰清却时不时的戳他的小痛脚……

    “怎么?不愿意?不愿意那就算了,反正我对这些没兴趣……堂堂陛下竟然说话不算话,一开始就做不下的事情,就不要轻易的许下诺言……而且我的条件也不过分,否则到时我许下的条件不是穿女装,而是穿女装跳艳舞,你又能怎么办?”

    龙泽的脸黑了黑,伸手搂住她的腰,重重地在她的脸上啃了一口:“那如果你猜不出来呢?”

    “猜不出来那我穿女装给你跳艳舞?”  纳兰清翻了一个白眼,伸手重重地撑住他的头,向后一推。 然后一脸鄙视的看着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没门!”

    龙泽抱住她的腰,把脸放在他的肩上,轻轻的成长,仿佛在撒娇,又仿佛在控诉他的冷漠无情。

    “好了,不逗你了……有探子来报,说龙允改头换面伪装成的考生混入了科举考试……大约是想利用朝中的人来进行他们的任务……我这不是闲的无聊吗?龙允不能成为状元,所以就想着要想出一个办法来把这件事情给解决了。”

    纳兰清这才好像明白什么,“所以你让我跟你一起去参加科举考试?”

    “嗯!”

    “要是被发现,你堂堂陛下竟然伪装身份去参加科举考试,说出来会被人笑掉大牙!”

    “不是我,是你去!”龙泽轻轻地说。

    “凭什么?”

    “只要你去,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龙泽突然之间扬起一抹十分性感的笑容,媚丽的双眼泛着一丝动人而又魅惑的光泽……侧躺在那里,全身柔若无骨,好像慵懒而又美丽的美人蛇……不分男女都会为他疯狂。

    手指轻轻的勾着纳兰清的下巴,轻轻的抚摸着……带着一丝的情欲让他的动作变得更加的热情。

    “不管是在上面,在下面……还是特殊的姿势……都可以……哪怕你想要做床上的女王,我也能满足你……”

    龙泽的唇轻轻地靠住纳兰清的耳朵,散发出来的热气,让纳兰清的身体瞬时变的燥热起来,喷在耳边的气息让他感受到一抹酥麻与悸动。

    简直就是个妖孽,随随便便漫不经心的勾引,就带着这么大的破坏力。

    要是他下定决心用尽全力勾引一个人,那么世上有哪个人可以拒绝它的诱惑?

    纳兰清一手搂住龙泽的腰,红唇轻轻的印在她的唇上:“真的?我想要什么都可以?”

    “当真,随你喜欢!”

    “你还真舍得下本钱!”纳兰清无奈的笑了笑,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的想法,大约是看最近自己活得太过压抑,所以想着办法让她能够发泄一下,科举考试就是一场十分好的发泄方法……

    “那你替我准备一个身份!”纳兰清没有拒绝,偶尔的改变一下生活方式也未尝不可。

    “早就替你准备好了,江湖名人,天之公子!”

    “这个身份不是在肆月商会用过了?你确定真的不要紧?”

    “相信现在已经没有人记得你这个身份了……毕竟并没有做出什么让人记得住这个身份的事情……所有人把目光都放到了纳兰清的身上,谁又还记得这个?”

    龙泽并不在意,被发现又如何,只不过是玩耍罢了。

    能够让小清儿发泄一下压力,这场科举考试也算是发挥了它应有的效果。

    “对了,这场科举考试四方势力好像都渗透在其中,因为这事我继位以来的第一次科举考试,朝中很多空位都无人胜任,这是他们打入我们内部的最好方法……所以到时他们应该会有很多的眼线盯着,如果你想要掉某些人的话也可以利用这次机会行动!”

    纳兰清并没有立马回答,而是低头思考着。

    “龙真那边已经与纳兰浅有接触了吧?”

    “应该有了!”

    纳兰清摸着下巴,露出了一抹审视……挥手:“传令给凤水儿,让她与百里雪儿联系……同时,把我的消息透露给纳兰浅,最近看着她挺心烦的!”

    “既然心烦,那就除掉她!”龙泽的眼底泛着一丝淡淡的杀意。

    “纳兰凌好像想要利用她引某些人上钩……既然现在龙真已经与她有接触……再加上她的身份已经传开……相信纳兰凌想要引出的那个人应该也得知了纳兰浅的消息……正好利用这次机会,我倒是想要看看,那个死老头子筹谋了十多年到底是为了谁?”

    “直接问不是比较快?”

    纳兰清抿唇,一脸的不愿意:“不想跟那个老头子说话,跟他说话不超过三句就会烦躁!”

    龙泽抱住了纳兰清的腰,好笑的眯起美丽的双眼:“说白了,你就是心疼他嘛!”

    “我心疼他?我吃饱了撑着?”纳兰清翻了一个白眼,轻轻哼了一声,并没有过多的解释。

    “好了,不说这个……既然网己经撒下,那么棋盘由我们来定……”龙泽轻轻的说着,吻着她的侧脸,露出了一丝危险的冷知,“这棋盘就定在科举考试好了……小清儿,你把我当成棋子玩上瘾了,也是时候让我成为你的棋手好好的玩一场吧?”

    纳兰清反手抱住龙泽的腰,眯着双眼,“嗯?原来你一直打着这种主意?好啊……反正最近有些累了……我处理后面的事情,科举之事由你来处理,你派人去盯!”

    “好!”

    龙泽与纳兰清分别之后,他回到了皇宫。

    而纳兰清则是去了肆月楼,把自己的一头白发染成了黑色,然后换了一套衣服,懒得易容,只是胡乱的拿着眉笔等用品化了个妆,简单的易了一下容……让自己的肤色变黑了几分……

    别说,肤色一黑,整个人的感觉完全变了样。

    明明是一样的脸……可是气息与感觉完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