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燃文小说网 > 血妖姬 > 第2151章 幻仙兰

第2151章 幻仙兰

一秒记住【燃文♂小说÷阁 www.ranwen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而知道那建筑中的极可能是在阿麝他们那个年代都是好东西的九幻仙兰,流墨墨他们也来了兴趣,不过介于那玩意儿有剧毒,虽然阿麝表示,想就这么捕捉并不靠谱,她并不介意他们把九幻仙兰打个半死,当然,那些枝条什么的最好是能不损伤就不损伤,不然阿麝修复起来也麻烦。

    不过,对于阿麝的说法,流墨墨是嗤之以鼻的;

    能打个半死但不能弄断那些枝条?

    开什么玩笑~!

    那玩意儿的攻击手段就是它的枝条~!不能伤害怎么去打个半死~!

    阿麝这不靠谱的~!

    不过,虽然槽点满满,但是能有目标也还行,当然,最重要的是,流墨墨的血焰对那玩意儿相当克制,阿麝的话也就是让她无语一下就罢了,并没有什么实际的。

    于是,在雪如楼也要同行,而其他人面对那玩意儿的藤蔓并没有什么实际作用,流墨墨只和雪如楼一起朝那建筑走去;

    大约是刚才吃了亏,流墨墨和雪如楼往那建筑的大门走去,那金黄藤蔓并没有再出现,反而随着他们走入那建筑中,那黄金藤蔓感受到他们身周浮动的血焰,只迅速往楼上奔逃而去,让两人看着仿佛一大群黄金巨蟒的藤蔓疯狂的涌动,只觉无语;

    嗯,目测要打个半死而不伤到它的枝条还是可行的。

    流墨墨拉着雪如楼溜溜达达的跟着黄金藤蔓往楼上走,直到上到最上到最上面那层楼,转角就看到了堆叠的密密麻麻的黄金藤蔓正在瑟瑟发抖。

    “…唔,我愈发觉得这个藤蔓怕是和阿麝说的九幻仙兰不是同一种东西。”流墨墨瞅着面前那充塞满了整个走廊瑟瑟发抖着,那并不算多的叶片只抖得哗哗作响的金黄藤蔓无语说道;

    “喂,你若聪明就让开路来,不然,我觉得你还挺好吃的说~”不过,这些金黄藤蔓虽然怕的要死,但是路也被他们堵的严严实实的,若是不能伤到它们的藤蔓而要进去,那血焰就不能放出来,要硬挤进去~!而很明显,硬挤这种事并不靠谱;

    而流墨墨在稍微琢磨了一下后就放弃了这个选择,只不怀好意的伸出手,裹着一层血焰就朝面前的金黄藤蔓摸去,让那原本都挤了满当当的藤蔓竟是瞬间生生又往里挤进去了一拳,只看的流墨墨愈觉好笑;

    “让开吧,别让我说第二遍。”流墨墨忽然冷了脸,身上血焰忽的腾起,当即金黄藤蔓就猛然炸起,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

    嗤嗤——

    流墨墨绷着脸直接抬腿就往前面走,金黄藤蔓明显非常抗拒,但无奈它完全不敢被血焰触及到~!

    于是,在流墨墨往前一步,金黄藤蔓只委委屈屈的生生挤出了一条道来;

    流墨墨撇撇嘴,只伸手拉着雪如楼就继续往前走,而金黄藤蔓明显是硬挤出来的通道,他们往前,金黄藤蔓就退避让开,他们走过了,身后金黄藤蔓只立即合拢。

    而两人这般大刺刺的笔直往前走了一段后,就到了这金黄藤蔓的主要躯体面前;

    “··你是,什么植株来着?”而看到了金黄藤蔓的主体后,流墨墨当即就愣了,只盯着那梗着脖子也掩不住瑟瑟发抖的身体的金黄色植株,她沉默了一下才开口问道;

    却见那株圆滚滚仿佛一颗胖萝卜的植株,浑身金黄而略微透明,主体比成年人稍微高一些,上面有着圆圆的能看出女性化的五官,而她的根须基本都化成了圆润的触手,短短粗粗的缩成了一个圆墩子;

    而那些充斥满这个大厅还有一整个走廊的密密麻麻的藤蔓,则是从她的头顶延伸出来的,仿佛是她的头发。

    不过,流墨墨看着这瑟瑟发抖的圆滚滚,再想起双红那纤细的小萝莉的模样,只是沉默;

    这要是不能改变体型,等双红醒了怕是要疯吧··

    “··奴,奴家,是,是幻仙兰···”而流墨墨那明显不太好的情绪的问话,还有他们俩那打量的眼神,让幻仙兰感觉愈发不好了,抖了半天才结结巴巴的说道;

    “额,幻仙兰?不是九幻仙兰??”流墨墨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幻仙兰梗了一下,然后只幽幽回应;

    “奴家,是九幻仙兰的分支。”

    “··唔,分支啊;分支你要么?”闻言,流墨墨只伸手敲了敲身上的铠甲问道,让幻仙兰只愣愣看她,明显不明白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分支??九幻仙兰什么时候有分支了??”阿麝狐疑问道,流墨墨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我怎么知道?!··所以你到底要不要?”流墨墨又问了一遍,阿麝顿了一下,然后说道;

    “··你让她滴一滴血到铠甲上我看看。”

    “听见了,你是自己来,还是我帮你来?”阿麝说完,流墨墨立即看向幻仙兰,翻手就凝聚出一把透明的血色匕首,只跃跃欲试的问道,只吓的幻仙兰差点没厥过去了~!

    “奴,奴家,自己来~!!”幻仙兰努力不磕巴的说道,流墨墨失望的撇撇嘴,翻手把血妖姬之力凝聚的匕首变回血妖姬之力收回体内,而幻仙兰生怕流墨墨反悔,立即就取了自己的一滴血用一片叶子托了过来,送到了流墨墨面前;

    流墨墨伸手抓过那根藤蔓,然后直接把那托着一滴金黄血液的叶片按到了自己的铠甲上。

    下一刻,一道金光一闪而逝,那滴血液被铠甲吸收消失不见,幻仙兰咻的就缩回了藤蔓,然后小心翼翼的看着流墨墨;

    “··退化了许多,不过天赋能力还在,把她带回来吧。”一会儿后,阿麝出声说道,流墨墨挑眉,幻仙兰却是愈发忐忑了起来;

    不过流墨墨和雪如楼并没有给她多解释的意思,在选择被血焰包裹着出去还是被封印起来,幻仙兰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血焰~!

    “所以,你的毒到底是怎么回事?”流墨墨突然问了一句,幻仙兰一愣,然后怯怯的望着她;

    “··奴家身上的不是毒,是补药,蕴含充沛木系能量,但是用的多了会上瘾··”

    “唔,上瘾了要怎么处理?”流墨墨摩挲着下巴问道,幻仙兰却是已经生出不妙的感觉来;

    “··若是上瘾了,就离不开奴家了,但是,若给奴家的供给不够,奴家长不出新的藤蔓,那,那可能会死··”

    “我问的是,上瘾要怎么彻底解决~!”流墨墨凉飕飕的看着幻仙兰说道,让幻仙兰一僵,然后猛然低头;

    “··除非遇到比奴家更难缠的吃了,彻底中和掉。”

    “嗯?比如?”

    “比如九幻仙兰···”

    “呵呵~!”

    流墨墨不太愉快的停止了和幻仙兰的交流,只又凝聚出一把刀子,比比划划的琢磨要割哪里才能让阿麝看不出来她把这家伙的藤蔓撸了。

    而幻仙兰惊恐的看着流墨墨竟然还想割她的藤蔓,感觉整个兰都不好了~!

    “你你你,奴奴奴家,有毒的~!不能吃的呀~~!”幻仙兰惊恐缩瑟,不过这里这个空间,流墨墨和雪如楼站着的地方都是她自己生生挤出来,能躲到哪儿去~!

    “我又不傻,知道有毒不能吃还吃。”流墨墨不屑说道,幻仙兰惊愕看她;

    “那你你你,这是要干什么??”

    “我不能吃,不代表不能让别人吃啊~!”流墨墨冷笑说道,手里的刀蹭亮,让幻仙兰的心态当即就崩了~!

    “你——”

    “多说一个字,我就多砍你一刀。”流墨墨一脸冷漠的看着已经预备哭唧唧的幻仙兰说道,让幻仙兰那圆溜溜的大眼睛里摇摇欲坠的泪水愣是滚了两圈,生生滚回去了;

    “··呜呜呜。”

    “来来来,你要砍哪三根?”流墨墨一下窜到幻仙兰面前,伸手就撸起她的一把藤蔓,热情的给她自己选择。

    “我,我错了,我自己来,不要砍,很疼的,呜呜呜——”而大约是之前流墨墨用血焰惊掉了她的一根藤蔓,还咔擦咔擦的就吃了,让幻仙兰有了点儿心理阴影,只抽抽噎噎的说道,不过之前哭了太多,不管是跃跃欲试的流墨墨还是一直是吃瓜模式的雪如楼,对于这个圆滚滚的哭相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来来来,你自己来,心里有点儿数啊,不要让我自己有动手的机会。”流墨墨松开了那把藤蔓,然后抬着刀子一脸严肃的说道;

    她即要那道幻仙兰藤蔓,更不想让阿麝看出来,这个圆滚滚自己动手,应该有点儿数~!

    然后,在流墨墨拿着刀一脸严肃的盯着的情况下,还特意说让幻仙兰自己心里有数这种威胁,幻仙兰的眼眶顿时又续满了泪水;

    她容易么~!

    哗哗哗——

    “卧槽——???”然而下一刻,当幻仙兰当着流墨墨的面来了一波彻底的断尾求生,直接舍弃了自己所有的藤蔓,从一颗有着满头长发的圆滚滚变成了一个板寸圆滚滚后,流墨墨的刀子直接掉了。

    “你特喵有毒吧~!故意坑我是吧?!~”凝滞一瞬后,流墨墨瞪着那个板寸头圆滚滚的幻仙兰,抓狂的大叫了起来~!

    “什,什么?不是,不是你说,让奴家心里有点数的么,你,你的意思,不就是让我,让奴家,全都给你吗??”而流墨墨的反应让幻仙兰也吓到了,只磕磕绊绊的说道,让流墨墨听的整个人都不好了;只气急败坏的朝幻仙兰吼道;

    “我特喵——喵了个腿的~!!会不会理解?!有没有脑子?!我都说了,要让阿麝看不出来你的藤蔓少了~!你——”

    “··你,你并没有说这话啊~!”而流墨墨的怒吼,让幻仙兰当即就懵了,不过更多的还是无限的委屈;

    “我没说?我特喵的没——”流墨墨闻言火气愈发上头,只瞪着幻仙兰吼道,然而她忽然想起什么,只转头看向雪如楼;

    “我刚才说了没有。”

    “··并没有。”雪如楼沉默了一下回应,然后流墨墨也沉默了;

    她没说??可是她记得,她说了的啊?怎么··

    “你这种自行断开藤蔓求生的举动,之后会怎么办?”雪如楼严肃看着幻仙兰问道,幻仙兰呆了一下,然后伸出圆滚滚的胳膊摸了摸自己那又短又平的板寸头;

    “之后?之后,等着它再长出来啊··”

    “··我的意思是,要恢复成一定的长度,需要什么,要多久。”雪如楼沉默一下说明道;

    “只让它长一些的话,不用很久,只需要足量的仙力或者魔力都可以。”幻仙兰说道,雪如楼一怔,流墨墨也是一惊;

    “魔力?你是仙魔种?!”

    “是啊,在冥仙谷,纯粹的仙花是活不下去的,不过奴家上次吸收的仙力多些,偏向仙花了。”幻仙兰说明道,流墨墨和雪如楼却是神色微异;

    “··这里有仙晶,你长吧。”沉默一下后,雪如楼只取出一些下品仙晶,用仙力包裹着一块块的放到了幻仙兰那盘旋成一个圆形大墩子的根系上。

    “好的。”幻仙兰点点头应下,然后根系直接包裹这雪如楼给的那些下品仙晶,迅速吸收了起来;

    而在那些仙晶被吸收完后,幻仙兰头上也不过长出了及腰的长发,和之前那一根起码几百米的藤蔓完全是两码事~!

    “··差不多行了,别反抗,我要封印你,对了,你自己理解错了断了这么多藤蔓的事儿给我烂在肚子里知道吧~!”流墨墨板着脸说道,幻仙兰诚恳的点点头,表示绝对不会说的,然后又吐出一口气,表示自己准备好了。

    然后,流墨墨只直接出手,把幻仙兰直接就封印了。

    随后雪如楼出手把那些幻仙兰藤蔓封印进了一个玉瓶中,递给了流墨墨;

    “还是缺一个,也不知会是谁倒霉。”雪如楼说道,流墨墨收好玉瓶,然后抓着被封印成一颗球的幻仙兰,和雪如楼就往外走去。

    “若是找不到第二个,那也是十三香和墨荷她们注定要倒霉一个了。”

    两人离开了这个建筑,外面候着的众人立即迎了上来,不约而同的看向流墨墨手里封印中的那个缩小了很多倍的金黄色的圆滚滚。

    “就是这个啊,这是什么植株啊??”陌路离殇当先问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