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燃文小说网 > 鬼夫大人,求放过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等待(全书完!)

第一百三十六章 等待(全书完!)

一秒记住【燃文♂小说÷阁 www.ranwen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再劝你一句,现在连阎王都不能奈我何,连他都不帮你,你何苦来自寻死路?”

    “那可不一定,”闫青寒勾起了嘴角,“为了与你决战,我不知道努力了多久呢,”他又转头对朱莫寒道:“一会哪里安全你就躲哪里,相信我。”

    朱莫寒乖巧地跑到一边,打算在危急时再出手。闫青寒手中忽然变换出一把冒着青光的刀来,镜湖笑容更加渗人了,“狱鸣斩……它一直在阎王的手中,需要歃血为盟成为它的主人,你是怎样得到它的?”朱莫寒也在一边是一头雾水,她从没见过那把刀。

    闫青寒笑道:“你以为阎王放任你不管是在害怕你的能力吗?他不过是跟我闹别扭而已,除掉你,早已是澧都的人心所向。”

    闫青寒挥动狱鸣斩,口中念到:“斩式!”他只是轻轻挥动了刀柄,一道青光就直冲镜湖而去。镜湖极速后退,右手还是被刀锋斩断。

    镜湖看着自己的断手,表情狰狞起来,“有趣,本来还想和你玩一会,现在就直接把你打得魂飞魄散吧,真是要谢谢你把这么好的刀带来了。”

    镜湖升起左手,宫殿上方风云涌动,镜湖笑道:“别以为只有你老爹可以用天谴,你也来尝尝天谴的滋味吧!”

    一道雷电当空劈下,直冲闫青寒而去。朱莫寒从奶奶口中听到过天谴,没有人能逃过。她赶紧冲过去要造起结界,闫青寒轻轻挥了一下狱鸣斩,一条青焰闪了朱莫寒的眼睛,下一秒就被这道青焰冲飞出去,喉咙一甜吐出了一口血。

    “你到底要干什么!”朱莫寒心中有股不祥的预感,她想要上前,但是五脏六腑像是被冲破了一般疼痛,一步也挪不动了。

    雷电覆盖了闫青寒,将暗沉的宫殿映照得如白昼降临一般。一阵要刺破耳膜的雷声想起,混合着闫青寒的叫声,传到了外面。

    狂凤红菱急道:“是天谴!圆梦林你快去!”圆梦林在萧晨和狂凤红菱的掩护下冲出了雨林,他紧皱着眉头,知道此去是不能再回了。

    雷电慢慢消减下来,闫青寒早已变成了奉天的样子,他满身是伤的躺在原地。镜湖上前拿起了那把狱鸣斩,蹲下来道:“奉天,你可真够耐打的,这样都不死啊。”

    奉天想起昨晚去找阎王的情形,他递给自己这把刀的时候,大概就已经知道奉天是敌不过现在的镜湖的,这一趟只不过是送死。阎王在暗示自己,要死就死得有价值一点。

    奉天假意装作痛得动不了,仇恨地瞪着镜湖,镜湖提着刀狂笑一阵,又用刀划破了手掌,血液渐渐溢满了刀上的青色花纹,盟誓完毕,镜湖现在是狱鸣斩的新主人了。

    镜湖提着刀走向朱莫寒,“我知道你已不是凤吟了,但有什么要紧呢?你们俩长得一模一样,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这时,朱莫寒忽然用尽了力气大喊道:“不要!”随即又口吐鲜血。

    镜湖转过身去,只见奉天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冷冷笑道:“镜湖,你现在能力是强大了,脑子还是不好使。我昨晚已将闫青寒的心脏献给狱鸣斩,我们之间的联系已经无法割断了。”

    镜湖刚想阻拦,奉天就利落地割断了气管,这时,他脑海中闯进一个声音:“奉天住手!”

    奉天倒下去时看了朱莫寒一眼,立刻别过了头,闭上了眼睛。他仓促做得这个决定,保全了所有人,却唯独对不起朱莫寒。

    镜湖惨叫一声,抓着自己的脖子,顷刻之后也倒了下去没了气息。朱莫寒愣住了,连眼泪都来不及流。就在这时,几道雷电斩向了宫殿。

    狂凤红菱展翅而来,抱起了朱莫寒,朱莫寒这时才反应过来,挣扎道:“奉天!快把奉天带走!”

    狂凤红菱咬牙道:“来不及了,阎王给我们下了一个大套,他要用天谴彻底除掉镜湖,奉天必须牺牲。”朱莫寒还要挣扎,奈何实在痛得不行,下一秒就晕了过去。

    十年后。

    朱莫寒穿着天师袍溜进了生不往,看到镜魔殇正骑着嘟嘟到处跑,萧晨在一边惊道:“莫寒,你怎么来了?伏灵堂的天师们不是马上就要修炼的时间了吗?你为了要追剧,硬生生就把历代伏灵堂修炼的时间推迟了一个月,现在还逃出来,你已经是堂主了,可不能像以前那么偷懒了!”

    朱莫寒吐了吐舌头道:“我才不要跟他们去深山老林待一个月呢,非憋死我不可。你都是生不往的人了,别来管我啦!陈生呢?”朱莫寒撩开了帘子,忽然一张硕大的鬼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朱莫寒内心毫无波动,一个手刀劈在那张脸上,冷冷道:“黑鬼时荣,这种把戏玩过了就不要再玩了吧。”

    这时,画扇走上前来拧着黑鬼时荣的耳朵,对朱莫寒赔笑道:“这人就是没个正形!”黑鬼时荣在一边叠声喊是。

    朱莫寒听到窗外一阵骚动,她转头望去,只见恨天乌鸦和狂凤红菱正在空中互相追逐,恨天乌鸦一脸躁红,想必又被狂凤红菱捉弄了。

    朱莫寒走进内阁,对着一个排位拜了三拜,喃喃道:“已经十年了,奉天,你和圆梦林到底去哪儿了呢?大家都在等你回来呢,你可千万不要放弃。”朱莫寒已经能笑着面对这一切了,因为她始终相信,奉天没有死,他终会回来找她。

    这时,陈生在外面叫道:“莫寒,你现在也是伏灵堂的堂主了,能不能收了这些七欲之魄啊!天天就在我这闹,客人都被阴气吓跑了!”

    朱莫寒笑了笑,将香插在排位前,“我走啦,下次再来看你。”

    极阴之地,满地的焦土和横斜的墓碑中,赫然坐着一个男人。

    他的头发和胡子已经很长了,一身的邋遢。他将一壶酒洒在一块无名碑前,沙哑着嗓子道:“十年前,你以魂飞魄散的代价救了我,我已为你守了十年灵,今天我要走了,希望你不要怪我,我必须要去找她了。”

    他扔下酒壶,朝澧都的出口走去……

    ......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