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燃文小说网 > 活人勿扰 > 第八章:着道

第八章:着道

一秒记住【燃文♂小说÷阁 www.ranwen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天一大早我是被电话铃声给吵醒了,我眯着眼睛接通了电话。

    “喂,谁呀!”

    “过来太平间吧,今天闷棒的父母打算接他回家安葬。”电话那头猴子的声音有些憔悴。

    “恩,我马上过来。”

    简单的洗漱一下,快速穿好衣服,随即快步朝着医院太平间走去。

    不对呀,这王帅也在太平间躺着呢,想着我赶忙给父母打了好几个电话,也不知道他们和王叔都干嘛去了,电话都没人接,于是我给就住父母附近的表叔打了一个电话,听他说我父母和王叔出去玩了,估计最近不会回来了,要是有啥事就告诉他,回头他帮我转达一下。

    于是我把最近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表叔,当然其中鬼什么的我只字未提,只捡了重点告诉了他,还特别叮嘱一定要让王帅父母做好了心里准备再说,以免他们接受不了,对此表叔也只是暗叹:“多好的一个小伙,就这么没了,放心,我知道分寸。”

    和表叔说完,我刚挂断电话,就见猴子正坐在电动三轮上边,冲我招着手喊道:“诶诶,顺子,这边这边!快上车。”

    我三俩步便踏上了三轮,问道:“你怎么出来了?”

    “我出来买点纸钱,说是买路钱,得边走边撒,怕带的不够,就让我出来多买点。”

    看着猴子手里的一大摞冥币,我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

    一路上三轮嗡嗡的发动机声音,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又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浑身都有些不自在的,我探头望了望,这地儿我没来过呀。

    “诶!我说猴子,这条路不是去太平间的吧?”

    “这是去殡仪馆的路。”

    “哦,”这也不对呀,我早上刚去过殡仪馆,这地方我也没来过呀。于是我又开口询问道:“去哪个殡仪馆?”

    猴子上下打量了我两眼,有些奇怪的看着我道:“当然是去县里边的殡仪馆咯。”

    “刚刚不还说在太平间吗,怎么转眼就去县殡仪馆了?”

    “刚才是在太平间啊,你电话刚挂,他们就决定去县里的殡仪馆了,正打算告诉你,这不,在街上不是碰见你了吗。”

    “哦!”我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同时我也拍了拍脸,心想我怎么这么敏感,难道猴子还是假的不成。猴子见我些神叨叨的模样随即开口说道:“顺子,你先睡会儿吧,最近几天你也没睡好觉,一会儿到了我叫你。”

    兴许猴子说得对,这几天到处跑,满脑子都是这事儿,也许是真的太累了吧,“那行吧,一会儿叫我。”

    就这样我又迷迷糊糊睡着了,也不知道是咋回事,最近有些嗜睡,明明事情一大摞,我却没心没肺的都能睡着。

    …

    我再次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我依旧躺在这俩破三轮的凳子上,只是猴子和三轮师傅都不见了,拍了拍有些发麻的双腿,搀扶着车门便走了下去,伸了个大懒腰,这才好过了许多,掏出手机找到猴子的电话拨了过去,“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关机了?这猴子也真是,下车也不知道叫我,到县城了?”看着身边一排排豪华的别墅,心想这县里的殡仪馆也真是够气派的,竟然修到这有钱人的地盘上,也不怕有钱人‘发怒’被迫关闭。

    我四周打量了一会儿,掏出手机找出地图,‘0KB-1KB…’等了老半天,这破地图一直在加载加载。没辙了,只有问问这些住在周围的这些人了。

    “砰砰砰。”

    “谁~呀~?”

    别墅里传来一阵托得老长的声音,显得有些古古怪怪的,令人很不舒服。不过依旧能从那沙哑的嗓音中听出这是个老婆婆。

    “老婆婆,我是来问路的,您知道殡仪馆怎么走吗?”

    我的话音刚落,只听见‘咔咔咔’的声音,门被缓缓的打开了,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婆婆出现在我面前,只是她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白的有些渗人。

    “老婆婆,我是来问路的,您知道殡仪馆怎么走吗?”我依然重复了刚刚一样的话。

    这老婆婆直接无视了我的话,而是问道:“小伙子,你能帮帮我吗?”

    “这个…”我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您看,我一会儿再来帮你成吗?我还有些急事,您能告诉我殡仪馆怎么走吗?”

    “不打紧的,不打紧的,只耽误你几分钟的事情。老身眼睛不太灵光,你帮我看看这个字是不是搞错了,要是错了帮我改一改就行了。”

    要是几分钟的话,我还是耽误得起了,于是说道:“那成,我帮你看看。”

    说着我便跟着老婆婆走进了别墅里,老婆婆拿着一个木牌递到我的手里,沙哑的说道:“你帮我看看,我这个梅是不是弄错了。我是木字边的梅。”

    接过老婆婆的木牌,我只是瞟了一眼就说道:“的确是错了,这个梅刻成峨眉山的眉了,可…可你这个是刻上去的呀,我没法帮你改啊,只能重新做一块了。”

    “哼,这些不孝子孙,竟然把老身的名字都可错,”老婆婆本无任何表情的脸突然变得有些狰狞,我赶忙揉了揉眼睛,定睛看去,老婆婆便又恢复了之前那副模样,而是转头露出一个慈祥的微笑说道:“小伙子,还得劳烦你帮帮老身,用这个帮我改一改。”说着老婆婆伸手递给了我一块小石头。

    接过老婆婆的小石头,我拿着木牌翻来覆去看了会儿,‘要不,把这个字刮花,在上边刻一个吧。’打定主意,我变着手干了起来。

    刻了有一会儿,我越看越觉得这东西像一样东西,但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想什么东西,我一边在脑海里回忆着,手上却没停,刻着刻着我突然想起这东西是啥了。

    “妈呀!”吓得我直接把木牌扔了出去,“老婆婆,这…你这弄个灵位牌干嘛?”

    可老婆婆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变得狰狞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扔出去的灵位牌,尖声说道:“你敢扔老身的东西?”说完竟,竟然直接飘了过去。

    我的妈呀!刚刚我进来的时候怎么没注意这老婆婆是飘着的呀。我,我这是又撞鬼了?趁老婆婆去捡灵位牌的工夫,我麻溜的转身就朝门外冲了出去,看着身边一排排的别墅,我这才注意到这门牌号上边全都是‘阴阳路XX号’。

    “阴,阴阳路?”这不是死人该来的地方吗?那我这不是闯进死了堆里了?想到这儿,我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速度比之前还快了几分,也不知道我要跑哪去,但直觉告诉我,先跑再说!可这俗话说得好啊,这“人有失足,马有失蹄,”这一着急,脚下一个拌蒜,直接摔了一个狗吃屎。

    摔得我那是一个懵,只觉头昏欲裂,勉强支撑着站起身来,“啊!”我又是一声大叫,只见这个老婆婆竟然和我脸贴着脸,我竟能感受到她身上那股冰冷的寒意,可想而知,她身上是该有多冷,我吞了吞口水颤抖着说道。

    “那,那个,老,老婆婆!我,我也不是故意来你们地盘的,我走,走错了。”

    “老身看你还不错,不如留下来陪陪老身,怎么样?咯咯咯…”

    这老太婆就贴在我面前,她一张嘴,一股恶臭扑面袭来,我一个没忍住,侧头哇哇的吐了出来,正吐得爽,只见肩膀被一只干巴巴全无血色的枯手拖着我就走,我使劲的拍打着这只枯手,嘴里大骂道:“草,想让小爷陪你,只怕你还没这个造化。”便起脚朝着这老太婆背后踹了过去。

    “啪”我这脚还没踹到她,她先我一步直接给了我一耳光,随即脑袋竟然缓缓的转到了我的眼前,脖子被拧成了一个麻花,看着很是恶心和诡异,来不及多想。

    “啪…啪,”她另一只手,连续扇了我好几个耳光,我被扇了有些迷迷糊糊,耷拉着脑袋竟昏了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使我瞬间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睛望着围着我的人群,廖警官正不停的扇着我的耳光,我一把推开了他,直接扑上去和他扭打了起来,一边打着我还一边大骂道:“你这老鬼,竟然想弄死我,看老子今天不废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