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燃文小说网 > 四重分裂 > 第二百五十四章:附加问题

第二百五十四章:附加问题

一秒记住【燃文♂小说÷阁 www.ranwen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我准备的一些资料,希望大家熟读并背诵全文~”

    双叶站起身来,将第一张羊皮纸交到克莱沃的手中:“恕我冒昧,陛下,我觉得比起空口无凭的夸夸其谈,这些逻辑清晰、内容详尽的具体分析会更有说服力一些,所以请让我在这次会议正式开始前分发一下它,您就当真的听。”

    平易近人的皇帝陛下微微颔首,将那张密密麻麻、字迹工整的‘资料’放到自己身前的桌面上:“你有心了。”

    “举手之劳,陛下。”双叶离开了自己的座位,缓步走到了费尔南大公身后,将一张一模一样的羊皮纸放在了他面前,悠然地说道:“尽管陛下已经派遣信使将大部分情况都告诉诸位了,但我还是想再大致说明一下,总而言之,就是帝国北部的米莎郡爆发了一场非常恐怖的瘟疫……”

    正漫不经心端详着自己那份‘资料’的克莱沃忽然浑身一震,那双有些沧桑却依然明亮的浅灰色眸子忽然凝住了,他原本以为这份资料对已经从双叶口中得知过全部情报的自己并无大用,但事实上似乎并非如此。

    “没错,非常恐怖的瘟疫。”双叶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轻轻推了推眼镜,然后便走到了坐着跟自己站着差不多高的巴洛卡大公身旁,将另一张羊皮纸放到后者的手中,微微欠了欠身:“那是一场任何良知尚存之人都无法忽视的灾难,常规的治疗魔法和神术几乎起不到任何作用,就算是价值超过百枚金币的高级炼金药剂也只能起到延缓作用,嗯,大概就是把感染者的死期推迟一两天的程度吧,运气好的话。”

    巴洛卡严肃地对双叶点了点头,沉声道:“如果你所言非虚,那么我们确实应该伸出援手。”

    坐在他右手边的汞芯?费尔南忽然颤抖了起来,面色苍白而惊恐。

    “谢谢你,巴洛卡大公,您当然不会坐视不管。”双叶意味深长笑了笑,轻轻拍了拍弗农?巴洛卡的椅背,然后从他身边缓步走过:“据我所知,巴洛卡大公有着难能可贵的高尚品格,无论是天灾、人祸、阴谋还是收买,都无法让他动摇,对么?”

    “我想是的。”弗农扭过头,冲背对着自己的少女挑了挑眉,然后低头看向面前那张羊皮纸。

    双叶又将一张羊皮纸递给了年轻的水晶狼大公,和对方交换了一个亲切的微笑后继续说道:“死亡与恐惧笼罩了那片土地,无数种恶疾在疯狂地蔓延,当地人努力过了,他们建立了封锁线,尽可能地不让这场灾难的规模再次扩大,可依然有漏网之鱼;米莎郡北边的圣教联合也努力过了,他们派去了两位圣女与五百名低阶圣骑士,但只是杯水车薪……”

    她绕过长桌,走到斯科皮?侯赛因的身边,将一张羊皮纸轻轻放在了他面前。

    对面的巴洛卡大公与水晶狼大公交换了一个极度震撼的眼神,前者的拳头在桌下死死地攥起,而后者则猛地抬头看向双叶。

    但双叶却没有回头看她,也没有看那个用鼻孔发出轻哼的侯赛因大公,只是宛若幽灵般无声地从他背后走过,将倒数第四份‘情报’递向邓蒂斯大公,后者笑眯眯地接了过去,亲切地冲双叶点了点头。

    “如果诸位有好好关注过自己领地之外的事,就会很清楚地发现,我们火爪领的地理位置与米莎郡南部并不远,就算是平民用两条腿来走,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几天的脚程而已。”双叶悠悠地叹了口气,然后走向了西暮?西蒙大公:“这段时间以来,我们已经出于人道接纳了许多被瘟疫感染的逃亡者,冒着极大的风险……”

    哐啷!

    斯科皮?侯赛因猛地站起身来,他挥舞着手中的那张羊皮纸,两只狭长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双叶:“你……这上面是什么东西……你不是说……”

    双叶头也不回地问道:“我说什么?”

    斯科皮死死地攥着那张已经变形了的羊皮纸:“你说的东西跟这张纸上的内容有什……”

    “侯赛因公爵。”克莱沃皇帝忽然打断了这位神态有异的大公爵,他轻轻敲了敲桌子,语气中充满了疲惫:“或许我们心中都有着相同的疑惑,但现在不妨先让双叶小姐把她想说的话讲完。”

    斯科皮地扭头看向这位老皇帝,惊讶地发现对方眼中的疑惑和震惊似乎并不比自己少:“但是陛下……”

    “尽管你所表达出来的尊重有限,斯科皮……”克莱沃的语气忽然变得有些凌厉,他又敲了敲桌子:“但你仍然在叫我‘陛下’,这是否代表着你仍然承认紫罗兰家族是这个国家的治理者呢?”

    斯科皮愣了一下,然后挤出了一个假惺惺的笑容,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微微垂下了头:“当然,陛下,刚才是我冒犯了。”

    “如果我是你的话,侯赛因公爵。”从刚才起一直在原地沉默的双叶忽然嘿嘿一笑,充满恶意地转身对斯科皮眨了眨眼,用一点都不含蓄的音量大声道:“哪怕只是做做姿态也好,我一定会为自己无意中对陛下的冒犯买单,这样大家才不会觉得我是一个脑袋里装满了粪石的白痴。”

    斯科皮恼火地瞪着她:“你说什么?”

    “我说冷静是很好的品质。”双叶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小白牙:“尤其是对一个颇具影响力且胃口有限的大贵族来说。”

    斯科皮?侯赛因敢对天发誓,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听人隐射自己的胃口有限。

    但他却在下一秒露出了微笑,并在对双叶微微点头后转向了克莱沃:“亲爱的陛下,这位……嗯,双叶女士说的没错,我必须要为自己之前的冒犯,嗯,具体来说是两次冒犯买单,下个月侯赛因家族会无偿向萨拉穆恩捐赠三十万金币用来修葺城墙。”

    “感谢你的慷慨,斯科皮。”

    克莱沃欣然接受,但他并没有抬起头来,只是继续研究着自己面前那张羊皮纸,停顿了十几秒后才轻声道:“继续吧,双叶顾问。”

    “不客气,陛下。”双叶笑嘻嘻地点了点头,不仅完全没有被克莱沃那变得冷淡起来的态度影响到,甚至还让别人觉得那位皇帝刚刚仿佛在跟自己而不是斯科皮道谢一样,她溜溜达达地走到了西暮?西蒙大公身后,将倒数第二张羊皮纸轻轻放在了他面前,忽然止住了脚步:“刚才说到哪儿了,嗯,我们冒了极大的风险?”

    克莱沃定定地看着双叶那异常明亮的眸子,缓缓开口道:“是的,前段时间在三色庭院的时候你已经告诉了我,我派去火爪领的使者也发回了相同的反馈,但是……”

    老皇帝将自己那皮肤已经有些松弛的右手放在了那张‘情报’上:“这又是什么?”

    “当然是这次瘟疫事件衍生出来的麻烦啊,也就是所谓的附加问题,嗯,需要我们同步进行处理的附加问题啦~”双叶轻轻拍了拍手,忽然倾着身子对旁边眉头紧锁的西暮?西蒙问道:“尊敬的西蒙大公,您知道什么样的人会被瘟疫感染么?”

    穿着一丝不苟、发型一丝不苟、胡子一丝不苟的中年暗精灵用他那古井无波的猩红色眸子细细打量着双叶,过了好一会儿才淡淡地回答道:“皇帝陛下派来的信使告诉我,实力越低微的人,被感染的可能性越高,而低阶职业者则很难会被感染,除非伤口与含有瘟疫的血液进行直接且长时间的接触,中阶职业者以上可以做到完全免疫。”

    “没错,看来您果然是一个认真的人。”双叶莞尔一笑,然后又扭头看向她右边的拉乌尔?邓蒂斯:“那么邓蒂斯大公,您知道北边那场瘟疫的传播速度有多快么?”

    白发苍苍的拉乌尔摊了摊手,俏皮地睁大了眼睛:“很抱歉,双叶女士,并非我没有西暮听得认真,但那位信使并没有告诉我这么具体的事情,不过我猜它绝不会传播得太慢,否则陛下也不会时隔多年重新召开最高会议了,对么?”

    “当然,您的分析完全正确。”双叶站起身来,脸上的笑容慢慢敛去,随后用一种低沉哀婉且极富煽动力的声音缓缓道:“短短半个月的时间,米莎郡已经被全境感染,那些无法用元素与信仰驱逐的恶疫似乎能够通过所有媒介进行传播和增殖,它们无所不在、无孔不入,一个被感染者可以在短短几天内将瘟疫扩散到整个村子,一百个感染者可以在一夜之间让瘟疫席卷全城,请诸位想想看,如果那些就连圣教联合的神眷者都至今没有解决的东西在帝国扩散开来……”

    她耸了耸肩,卷起手中那最后一张羊皮纸敲了敲自己的额头,发出了一声幽幽的叹息。

    面色苍白的费尔南大公抖了一下。

    水晶狼大公爱米琳眉头紧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巴洛卡大公低头看着手中的那张纸,眼中隐隐闪烁着愤怒的火光。

    侯赛因大公面色阴沉地抽动了两下嘴角,几乎攥烂了那张羊皮纸。

    邓蒂斯大公也不再笑眯眯地左看右看。

    西蒙大公一丝不苟地坐在座位上,正眯着眼睛看着刚拿到手中的情报。

    克莱沃皇帝眼眸低垂,似乎比之前苍老了一些。

    只有至今没有拿到那张羊皮纸的马绍尔大公有些着急,这位虽然有些微微发福却依然显得英俊儒雅的中年人率先打破了沉默,他先是低声呢喃了一句‘必须要控制住’,然后有些艰难地咽了下口水,转向克莱沃大声道:“陛下,如果双叶女士所言非虚,那么帝国即将面对一场规模空前的灾难,我们必须提前做好准备,我觉得……”

    “亲爱的巴菲。”克莱沃并没有去看这位坐在自己右边的大公爵,只是低垂着眼眸轻声道:“我想双叶顾问应该还有话没说完,而且她带来的问题似乎并不只有这么一个……”

    巴菲?马绍尔有些困惑地‘咦’了一声,然后扭头看向跟自己隔了一个西蒙大公的双叶,冲她微笑道:“对了,亲爱的女士,您好像忘了我的那份资料,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可以跟西蒙大公共看一份,我们小时候一起在骑士学院读书时经常这么……”

    “抱歉,巴菲。”西蒙大公却是抬手按住了自己面前的那张羊皮纸,对马绍尔摇了摇头:“我想双叶女士并不是‘忘了’你的那份资料,而是并不想现在就给你。”

    巴菲惊讶地看着自己这位老同学,表情很是茫然。

    “不用担心,马绍尔大公。”双叶却是忽然对他展颜一笑,挥了挥最后一张羊皮纸:“我再说几句就把它给您,我自己是用不着的,上面的内容我已经全背下来了,所以请稍安勿躁。”

    马绍尔大公似乎愣了一下,但很快便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没问题。”

    “好吧,既然我们的马绍尔大公赶时间……”

    双叶甩了甩她那头垂及腰际的橙色长发,用一种十分慵懒的、与之前截然不同的语气不紧不慢地说道:“那我现在就对帝国即将要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做下总结,那就是携带瘟疫的感染者正在不断涌入火爪领,他们极度危险,只有少数强大的战士可以毫无顾忌地看管他们,而且我们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杀掉那些被感染者,因为变成尸体后的他们就算埋在土里或是用火烧掉也会造成污染,我那位倒霉的哥哥在烂掉之后所散发出来的臭气甚至能把许多精锐战士熏出病来,何况大量屠戮本就不是长久之计,还要考虑到人性和名誉问题,至于放任和驱逐,在座的每一位都不会愿意的……”

    爱民如子的爱米琳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所以这就导致了第二个问题。”双叶摊了摊手,挑眉道:“火爪领的人手不足了,是的,人手不足……”

    她可以在最后四个字上加了重音,许多人的面色都严肃了起来。

    “至于人手不足的原因,我觉得至少有百分之一是因为火爪领民风朴素,对于夜生活并没有太多热忱。”双叶被自己逗得咯咯发笑,然后走到巴菲?马绍尔面前,将最后一张羊皮纸轻轻放到了他的面前:“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九,则是因为我们的好邻居这几年实在是太勤奋了~”

    马绍尔浑身一僵,机械般地低头看向了那张羊皮纸,然后整个人都陷入了懵辶状态,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张纸哪里是什么有关瘟疫的资料,它根本就是一份比西蒙大公的头发还要一丝不苟的、被高度浓缩过的……

    捕奴调查日志!

    双叶戏谑的声音在旁边悠然响起……

    “这就是我之前说的——附加问题~”

    第二百五十四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