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报错
燃文小说网 > 快穿攻略:花样男神求推倒 > 第1913章 重生文中古代小寡妇24

第1913章 重生文中古代小寡妇24

一秒记住【燃文♂小说÷阁 www.ranwenbook.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场闹剧,最终在周二柱斩钉截铁的拒绝下,没头没尾的结束了。

    老王氏舍不得真死,她还想像戏文里那样,当个威风凛凛的老封君呢。

    王春娇哭哭啼啼的被送回了娘家,将军夫人梦破碎,她不知未来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命运。

    还好知道这事儿的人不多,不然她以后想要高嫁就难了。

    周二柱受够了爹娘的胡搅蛮缠,提前带着妻女下属回西南,这场探亲终于在五味杂陈中结束。

    他也想做一个孝子,但爹娘的行为,让他孝敬不起来。

    回去的路上,舒安歌和宋氏乘坐最好的马车,何氏和程琳儿要次一些。

    这样的差别,让何氏心里再次泛酸。

    她意识到了一点,只要宋氏在一天,她在周将军心里,永远都是次要的。

    不,她的地位连周安乐都不如。

    亏得她刚嫁给周将军时,还以为两人能琴瑟相和白头到老。

    “娘,您别失落。爹爹这么多年没见大娘,不说浓情蜜意,愧疚的心绪一时半会儿是抹不平的。您现在能做的,就是早点儿怀上子嗣,不管是儿是女,总能跟爹爹多些情分。”

    按理说,这样的话不该程琳儿来提。但她实在替娘亲心急,这才忍不住催促她。

    何氏红了脸,紧接着又露出愁色:“琳儿,你年纪小,生孩子哪儿那么容易。”

    她嫁入将军府后,周二柱几乎不在她屋子里,她一个人怎么能怀上孩子。

    但这样的话,在女儿面前她又说不出口。

    程琳儿上辈子也嫁过人,哪儿会听不出何氏的言外之意:“娘,您要记清楚一点。不管爹爹是因为什么娶的你,现在你们已经是夫妻了。爹爹是个负责任的男人,您可以名正言顺的对他提出要求。”

    她就差手把手的教何氏,无论做小伏低也好,使出手段也好,一定要将周二柱拉到床上,尽早生个孩子。

    “你说的话,娘省得了。”

    何氏不甘心将周将军的宠爱拱手让人,宋氏要是出身好些年纪比她小,她或许还能熄了心思。

    都是半老徐娘,宋氏连字都不认识一个,她有什么好怕的。

    烟尘漫漫,丁卯骑着马,背着一个小包袱,跟随在队伍最末尾。

    他遥望着排在队伍中间的青骢马车,胸中豪情万丈。

    周将军是个大好人,他表达了从军为国征战的想法后。将军跟他过了两招,夸奖一番后就将他收下来了。

    他没嫌丁卯是孤儿,也没因他年纪小拒绝他。

    丁卯立下决心,一定要在建功立业,有朝一日能站在周将军面前,亲口向他提出……

    想到埋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丁卯脸红了。

    “嘿,丁小哥这是想情妹妹呢,眼神儿变来变去的。你年纪这么小就从军,不害怕么?”

    “大焕哥说笑了,我还没去过西南,在想那边气候怎样。从军保家卫国有什么害怕的,我要像你们一样,打退凶残的蛮人。”

    “嚯,小子有志气。兄弟我当年上战场时,看到血肉横飞的场景,差点当场吓尿了。那一战啊,死了无数兄弟。我侥幸捡回一条命,回去时夜夜做噩梦。”

    “那一仗我的也记得,该死的蛮子,他们没半点人性。为了引我们进圈套,一路杀了多少边城百姓。那惨状,我现在想起来还牙痒痒。”

    说话的人眼里含着泪,其他人也骂了几句。

    丁卯默默听着他们的对话,对于西南的憧憬,被一种义愤热血的冲动代替。

    他一定会杀退蛮子,决不能让他们将大荔百姓当做猪羊牛马看待。

    从汝州到西南路程漫漫,也亏得周二柱一行人都是能吃苦的。

    快马加鞭,不到一个月就到了目的地。

    沿途宋氏咬紧牙根,从没主动提出过停下来休息,周二柱十分感动。

    何氏跟宋氏较劲,也没要求特殊优待。

    程琳儿这一路,每次停下来休整,都会找舒安歌搭话。对方一直不冷不热,没给过她好脸色。

    就这样一路到了西南,程琳儿心中攒了一肚子火。

    林重光随父亲一道来接周二柱一行人,看到心上人,程琳儿心中才舒坦一些。

    “呵呵,周将军终于回来了,嫂夫人呢?咱们这两个多月可是望穿秋水啊。”

    林重光的父亲是个直爽汉子,年纪比周二柱大几岁,但职位没他高。

    他为人光明磊落,从不给周二柱使绊子,两人关系就好。

    “有劳林大哥来接应,这是内子宋氏,这是我家那丫头。”

    周二柱乐呵呵的介绍自己妻女,林铁铭摸着络腮胡点头夸道:“嫂夫人秀气端庄,看起来跟江南水乡养出来的人一样。安乐丫头排场一身气派,将来是有大造化的人。”

    林铁铭是个会说话的,宋氏被他夸的脸颊泛红:“林大哥过奖了,妾身只是蒲柳之姿,承蒙我家夫君不弃。”

    这话是宋氏央着女儿教自己的,这一路上她听着何氏出口成章婉约温雅,心中好生羡慕。

    “我们是夫妻,何谈嫌弃不嫌弃。”周二柱不高兴了,媳妇儿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嫌的。

    程琳儿和何氏站在两人身后,像是透明人一般。

    “安乐见过林伯伯,爹爹常提起您,说您是大英雄。”

    “哈,大英雄不敢当,都是为朝廷卖命,为百姓出力。这是我家臭小子,比你大上两岁,叫重光哥哥就行。”

    林重光上前,主动和周安乐打招呼:“见过安乐妹妹,琳儿妹妹,两位妹妹一路奔波辛苦了。”

    他的问候,让程琳儿心中一暖,被人忽视的委屈,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程琳儿下意识的看了舒安歌一眼,心中想便是你上辈子抢了我的夫君又如何,这辈子还不是要各归各位。

    “多谢重光哥哥挂念,能和爹娘一起接安乐妹妹和母亲回来,我心中很高兴。”

    何氏嫁给周二柱后,程琳儿一直没改口,叫的还是娘。

    不知情的人听了,还以为何氏是正室呢。

    “外面风沙大,走,将军,各位兄弟们,还有夫人和小姐,咱们回院子里。我早就备好了宴席,单等着给你们接风洗尘呢。”

    周二柱快到边城时,让下属快马加鞭送了信回来。